NVIDIA 給自己的阿波羅 11 號登月 demo 加上了 RTX 效果

為了體現自家的顯示卡技術,NVIDIA 曾在 2014 年時做過一個阿波羅 11 號的登月 demo。如今到了紀念它成功登月 50 週年的日子,老黃家再用全新的 RTX 光線追蹤技術將 demo 重做一遍,倒也算是非常應景之舉。和過去相比,新版本加強最多的地方自然是光線的真實度。在即時光線追蹤技術的加持下,無論是登月艙還是太空服上反射的太陽光,看起來都比過去更加貼近當時錄像、照片上的效果呢。 當然囉,在看過這樣的新 demo 以後,也不免讓人感慨圖像技術在過去五年中取得了多麼大的進步。歷史上的經典瞬間,如今或許在你家裡的電腦上就已經可以即時重現了呢。

NASA 出資試驗由衛星自行 3D 列印自己的太陽能板

NASA 宣佈了將出資 7,370 萬美元,與一間名為 Made in Space, Inc 的公司合作,試驗由衛星自己 3D 列印自己的太陽能板。這專案屬於 NASA「Tipping Point」計畫的一部份,由 NASA 資助民間企業,開發與太空產業相關的技術。 3D 列印對太空活動的意義及重要性自然無需多言,最主要的就是太空站所需的補給品,特別是備用的零件可以不用存放在太空站上,而是須要什麼就做什麼就好了。但 Made in Space 的野心可不僅止於此 —— 他們是真的想要在太空中從無到有打造出衛星或太空船來,達到真正「太空製造」的目的。而作為計畫的第一步,他們打算打造一台名為「Archinaut One」的迷你小衛星,預計 2022 年由 Rocket Lab 的 Electron 火箭發射。這個小衛星將在軌道上以 3D 列印的方式「打印」出兩條巨大的 32 英呎(近 10m)橫樑,用以支撐對應大小的太陽能板。這差不多是一般同樣大小衛星的太陽能板的五倍面積。 和之前的太空製造實驗不同,這枚衛星要求 3D 列印功能要能在無人協助的情況下,可靠地自行運轉,如果能順利實現的話,未來最主要的好處就是衛星比較不用煩惱如何將太陽能板、大型天線、反射鏡之類的大型結構折疊、收納來配合火箭整流罩的空間,反正就上了太空後再做出來就好了。此外,就是有些太空船外部零件的打造,可以直接交給機器人來,人類就不用特地出太空船一趟囉。

SpaceX 分享整流罩回返大氣過程的壯麗景像

上週發射的 SpaceX Falcon Heavy STP-2 任務,在將衛星送入軌道的部份取得了大成功,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有魔咒還是啥的,回收中央的核心火箭竟然又再次失敗,算上第一次落入駁船附近的水中、以及第二次明明降落了,卻被風浪打翻,SpaceX 的三次 Falcon Heavy 任務就損失了三個核心火箭。幸好的是 SpaceX 近期內也沒有要使用 Falcon Heavy 的任務,所以回收失敗並不影響後續的任務。 不過失之東隅、收之桑榆,雖然火箭回收失敗了,SpaceX 卻終於首次接住了一片回返的整流罩,落進了特製的 Ms. Tree 快船的大網中。Ms. Tree 就是之前的 Mr. Steven,因為船隻換了東家(SpaceX 是僱用船隻來進行作業,船隻不是自有的財產),所以也跟著改名。說不定就是改名讓它也改運了呢? 總之,接到了一片完整的整流罩,SpaceX 也就取回了罩內攝影機拍下的炫麗畫面,可以看到在回返的過程中,被高溫點燃的高速空氣分子產生的藍光,以及最後的降落 / 滑翔傘。這景像,之前可是沒機會看到的呢。下一次的發射是預計 7 月 21 日登場的 CRS-18 補給任務,到時候就看看 SpaceX 能否能梅開二度,再接一片或甚至兩片整流罩回來囉!

Stratolaunch 完成世界最大飛機的首飛

雖然大幅縮減了公司規模,Stratolaunch 依然努力地朝著目標邁進,在稍早成功試飛了世界最大的飛機。這架由兩架 747 客機的零件拼湊而成,共有六具引擎的龐然巨物,翼展長達 117 公尺,首飛就在空中停留了 2.5 小時之久,並達到了 17,000 英呎(5.1 公里)的高度。從最初提出構想到首飛,一共花了八年之久。 Stratolaunch 是已故的 Paul Allen 的寶貝計畫,目標是在將火箭載運到高空後發射。以火箭發射的角度來說,其實飛機所能達到的高度與速度,並不能提供太多的協助,但是從飛機發射的話,就比較不會受到地面天氣及發射台所在地的影響,可以自由選擇發射時間與方向,對於某些客戶來說或許有吸引力。 不過,原本與飛機一同開發的火箭已經隨著公司規模的縮減而被腰斬,所以目前和 Stratolaunch 配套使用的只有由 Northrop Grumman(原 Orbital ATK)所打造的 Pegasus XL,以運載力來說略顯不足,目前也還沒能取得確定的客戶。Stratolaunch 是否能找到自己的利基市場,在愈顯擁擠的小衛星市場中找到出路,還有待觀察。

Crew Dragon 順利回返地球,完成歷史性的測試任務

上週六發射,週日與國際太空站成功對接的 SpaceX Crew Dragon 載人艙,剛才稍早的時候完全了任務「三部曲」的完結篇,順利由國際太空站分離、重新返回大氣層、並落入大西洋中。這不僅標識著 Crew Dragon 的示範任務圓滿完成,而且距離第一次真正的載人任務也只剩下少少的最後一兩個阻礙了。 不過先來談談這次的回返。雖說發射、對接、和回返三個步驟各有各的風險與難處,但對 SpaceX 的 Crew Dragon 來說,回返其實充滿著最多的不確定性。這不僅是因為重返的高速與高溫對太空艙的威脅,更複雜的是 Crew Dragon 本身的設計。為了保證逃生,Crew Dragon 其實在側面安裝了四組的「SuperDraco」火箭引擎,在緊急狀況下可以帶著太空艙脫離火箭。但這四組火箭引擎的莢艙是突出於太空艙表面的,因此在高速下有可能會造成氣流不穩定,引發太空艙不受控地滾轉。SpaceX 已經做了數以百計次的電腦模擬運算來保證這狀況不會發生,但果然還是只有實際測試才能確認啊!

首次完成由女性組成的太空漫步任務,預計在 3 月 29 日進行

在太空探索,甚至是艙外活動了這麼多年後,終於首次要見到完全由女性執行的太空漫步任務了。目前在國際太空站上的三名太空人中,NASA 太空人 Anne McClain 是名女性,而預計在 3 月 14 日發射的 Soyuz MS-12 火箭,則會再帶來另一名女性太空人 Christina Koch。依照目前的任務規畫,如果一切正常的話,3 月 29 日兩人將組隊在太空站外進行活動,NASA 表示這安排並沒有任何特殊的意義或原因,只是剛好她們兩人是最適合艙外活動任務的人選而已。 NASA 近年致力於擺脫太空活動都由男性主導的形象,所以這樣的任務的發生,只是時間早晚而已。McClain 和 Koch 兩人都是 2013 年 NASA 太空人選拔的「同梯」,當年也是首度 NASA 選出的女性太空人人數達到 50%(2017 年的選拔也有 42%)。所以近年來女性 NASA 太空人出現的機會愈來愈大,自然組隊都是女性的機會也是如此了。 不過,這現象似乎也僅限於美國而已。除了美國有多達 46 名女太空人,佔了 62 名上過太空的女性的絕大多數之外,其餘國家都不到五人。就算是俄羅斯 2018…

Crew Dragon 順利與 ISS 對接,成為 2011 年來首個對接的美籍太空船

Capture confirmed! After making 18 orbits of Earth since its launch, @SpaceX‘s #CrewDragon spacecraft successfully attached to the @Space_Station via “soft capture” at 5:51am ET while the station was traveling just north of New Zealand. Watch: https://t.co/oJKHgK8eV7 pic.twitter.com/xO1rU5cAMM — NASA…